醫師經歷 院所介紹 專業團隊 服務項目 門診時間 院所位置 衛教新知 最新消息 媒體專區
 
◆113(2024)年 六月份休診通知  
【2024年04月28日 Ms. Janet Lu呂佳珍心理師部落格”界線—現代人的迷惘和情感勒索(一)”】
界線—現代人的迷惘和情感勒索(一)

2024年04月28日

這些年所經手的個案無數,發現不論是各級學生、親子、社會人士、企業員工、同仁、婦女,在大家所遇到的困擾的議題中,最常發生的就是界線的議題。

怎麼說呢 ?最近接觸到好幾個類似狀況的個案,都是因為無法清楚的劃定自我的界線,造成自己及他人極大的損失。臨床上,我們在處理的不只是情緒議題,還有個案到底清不清楚人我的界線?自己有沒有覺察到,自己已經被工作中的主管、同事、親人、合夥人、朋友,甚至是配偶情感勒索了。

小琪,十七歲,住在學校宿舍裡, 同寢室的室友,看她老實,常常勉強她幫她晾衣服,每次都騙她:「欸,妳今天順便幫我晾一下嘛! 拜託啦!拜託,我明天請你吃早餐。」小琪不過被她煩得最後妥協,在身體很累的情況替她做了很多白工,但四、五次之後,室友依然沒有請她吃早餐。她很委屈的來找我,覺得自己被虧待了。室友有時還會威脅她,不尊重她,每次她想拒絕,室友又會出奇招,態度大改變,總有辦法佔到她的便宜。

文玲,上班族女性,因為於優異的大學畢業,語言能力一流,常常被主管要求出差,她表現十分出色,屢屢得到老闆的讚賞,因此老闆讓她擔負重大的責任。主管器重她,部門同事們也會閒言閒語,譏諷她,遇到老闆分配工作任務時,同事們能逃就逃,但是她因為有一點同情老闆,就又把責任擔下來了,把工作帶回家作。這樣搞了許多年,有一天,文玲身心俱疲,在一次出差途中,崩潰了,之後花了很多時間及資源,才恢復正常的功能。

小莉是一個優秀的女性,先生在跨國企業公司上班,非常忙碌,她上有三個兄弟,一對老邁的雙親,珠莉非常的孝順,這些年來都是她在照顧父母的衣食起居,連父母就醫及外勞的打理都是她在做。甚至還建議先生,全家搬到父母家的附近居住。她的兄弟,很少去接管照料的責任。終於,在孩子進入到青春期時,先生突然決定為了孩子的教育,舉家移民到國外去。頓時,小莉的親友全部都輪番來罵她,說她不孝,就連父母都不諒解她,生氣她不能繼續照顧他們了……

上述幾個例子都是在描述主控者是如何運用情感、利益、威脅等來掌控著個案,也許運用情感訴求,例如:「你們過年都出去玩了,那誰陪我過年?我還有幾年可以過?」或者是,自己很想擴大自己的職場,或進行一項進修計畫,但是另一半就威脅說:「你根本沒有把心放在家裡,你不看重我們。」在公司,明明這項業務或計畫非常龐大,做也做不完,試圖告訴老闆:「我需要人手幫忙,或者訂出比較合理的工作期限。」老闆回答說:「我知道妳想回去陪家人,但是我們需要一個完全奉獻給工作的團隊或夥伴,妳以前的表現完全符合我們的期望,妳想要陪小孩,妳要去妳就去吧,不過妳的升遷計畫,我們可能就要考慮考慮了。」

像這樣的配偶,或是上司,層出不窮,配偶和老闆的威脅是無聲的,影響力卻恨巨大,絕大多數的妻子和工作夥伴會留在那裏,不敢向外拓展,或是離開剝削她的老闆。這就是情緒勒索。那麼,我們要如何解套呢?

舉個例子:
我有一個個案,她剛好遇到手足罹癌住院的事,他們從小很要好,因為罹癌做多次化療,她的家人五個指頭可以數得出來,也沒有其他親人,應照顧手足疲累不堪的母親的要求,她必須時常往返南來北往的奔波,照顧病中的親人。

其實她自己也很累,常常和我說:「老師,我不是只照顧親人而已,還要應付媽媽的情緒,可是她們都一直期望我去照顧他,我還有我的家庭要顧,我想陪先生……」家人對她無止境的要求和期望,她覺得挫折和分身乏術。

在和她長期會談中,釐清她對原生家庭的矛盾衝突及小時候與父母互動的議題及不知該如何應付家人在急難時的予取予求後,我發現這個個案有界限的問題。她不知如何在人際關係上定界線。生活中常會有小事引發原生家庭的議題。

處理原生家庭的議題後,引導她察覺自己通常是在照顧多長時間後,會感到疲累甚至會生氣及煩躁不安,建議只要回去的天數不能超出這個時間,大概在有些微覺得不適時,就要喊停,請其他家人代替她照顧病人,本來就是繁瑣的事,建議她要適當的休息紓壓,聽音樂,閱讀喜歡的書籍,或是一段時間去戶外放空一段時間,調適自己必須一直承擔家人情緒、病痛的重擔。

在經過持續的會談後,個案嘗試了幾個月,發現自己越來越熟悉自己的步調,也知覺出自己其實是可以掌握自己的情緒,而且也學習去承擔別人的情緒,而且成功的立下界線,在無法承受之前,就回家休息或換手照顧。如此這般,她,學習不再將過度承載的情緒潑向他人,尤其是她的親密重要他人。

在職場上,也有一個尋求EAP的類似的身影,因為不懂得如何拿捏過度的責任和工作量,前來求診。後來,我問她:「你,”捨不得”拒絕老闆的要求,因為其他同仁都能閃則閃,能推則推了,剩下妳一肩獨扛,換來常常夜間加班完成重任。你覺得累不累? 此時此刻,你覺得老闆比較重要還是你自己比較重要?」她無言。

我又說:「妳,最後累出病來了,家人還要照顧妳,妳顧全了老闆,但失去了健康,和收入,還累及最關心妳還將所有資源投入在妳身上的家人,讓他們擔心妳,照顧妳,妳覺得誰比較重要?」經過一段時日後的沉潛,她開始明白什麼是「自尊、界線和自私的藝術」。
經過諮商長期治療,她宛獲新生。開始可以重新開始新的生活了。

在會談中,我建議她思考一些在職場上可用的應對技巧,她了解到最重要的還是她自己。唯有先照顧好自己,才能照顧別人。也不會因為過度英雄主義,而錯估了自己的能力。我們畢竟都只是人,能做的有限。唯有知道自己的能力及承擔的限度,才能準確知道自己的界限該設在哪裡。拒絕就拒絕了,也不必覺得不好意思。因不好意思而承諾過多或過大的責任,到時候病倒了,才真的會不好意思。

生活中,我們會遇到人與人的界線、人與工作的界線、夫妻之間的界線,和你的家庭的界線,好像很難劃分清楚。尤其是在華人的社會裡。這些我們之後再多加贅述。有一件事,在”Boundaries”(中譯本:「界線」)一書,所提到的,「唯有自己和自己,自己和他人建立一個健康的自我界線,我們的生活才不會容易被打亂,甚至失焦。」”Ordering your private World”書中也有提到,「……當我們每個人的內心恢復應有的次序,這個人的功能才能充分發揮,活出一個有力量、有意義、有目標且合乎上帝當初創造你所呼召你成為的人生。」
(以上案例部分純屬虛構,或部分經個案同意,模糊背景及焦點改編之後刊出,如有雷同,請勿對號入座)



管理者登入
楊聰才診所 / 新北市新店區中興路2段239號2樓 / 諮詢專線:02-29181299.8911-6158
本網站www.yang1963.com.tw內容,包括網頁、文字、圖片、網址等,均屬本網站所有
未經同意及授權不得進行連結、複製或散佈本網站之相關資料。
網站製作 / 耀聖資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